外遇的代價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2
  • 来源:日本阿v免费观看网站_日本阿v片在线播放免费_日本阿v视频高清在线

曹正森有一個幸福的傢庭,妻子趙月蘭賢惠,兒子曹小倫也聽話,學習成績又很好,按理說,曹正森應該感到滿足,可是,他在外面卻有一個叫胡燕燕的情人!對此,曹正森時常感到愧疚。雖然他很清楚,自己愛的是趙月蘭,胡燕燕隻是他生活中的一點點綴,可是,他又總是克制不住自己背著妻子去找胡燕燕。

  這天傍晚,曹正森下班後,打瞭妻子的手機,撒謊說公司要加班,晚點再回去。掛掉電話,曹正森就鉆進自己的小車,直奔胡燕燕的住處。胡燕燕在郊區的海邊租瞭一套房子,那裡很偏僻,是個適合偷情的地方。

  曹正森下車後,看到胡燕燕房子裡的燈亮著,心想胡燕燕肯定是穿著一件性感的內衣,擦瞭誘人的香水在等著他瞭。

  來到門前,曹正森拿出鑰匙,準備開門時,意外地發現門鎖被撬壞瞭,輕輕一推,門就慢慢地開瞭。曹正森似乎預感到,有什麼不好的事發生瞭。果然,一進屋,他嚇呆瞭,屋裡亂糟糟的,就像有人在這裡打鬥過一樣,地板上還有未幹的血跡。他聲音顫抖著,連叫瞭胡燕燕幾聲,可都沒人答應。

  曹正森連忙依次打開臥室、衛生間的門,都沒看到胡燕燕。衣櫃裡放著的一些貴重的首飾和鈔票也都不見瞭。曹正森突然明白發生瞭什麼事——肯定是有小偷以為屋裡沒人,就撬門進來,可進來後卻看到瞭胡燕燕,於是殺瞭她。

  胡燕燕的屍體呢?

  海裡,一定是扔到海裡瞭。曹正森抓住門把手,想拉開門沖出去,卻突然看到把手上掛著一條紅色的手鏈。曹正森的腦袋“嗡”的一聲,整個人就像突然遭到電擊一樣,身體搖晃瞭幾下,幾乎跌倒在地。這條手鏈他太熟悉瞭,這是結婚十周年時,他送給妻子趙月蘭的。趙月蘭的手鏈,怎麼會在這裡呢?難道是趙月蘭發現瞭他和胡燕燕的事,殺瞭胡燕燕?

  曹正森抓起手鏈,沖到屋外,來到海邊。他想大聲呼喊胡燕燕的名字,又怕被人聽到,隻能沿著海邊細細察看,在沙灘上,他發現瞭胡燕燕的一隻鞋和一個發夾。

  曹正森不停地告訴自己要冷靜,既然事情已經發生,一定要想辦法應對。他反復地回想和猜測整個案件的過程:趙月蘭悄悄地撬開胡燕燕的門,進去將她殺瞭,然後將屍體丟進瞭大海。可胡燕燕的那些首飾為什麼會不見瞭呢?趙月蘭不是一個貪財的人,這一點,曹正森非常確定,肯定是趙月蘭想給警察造成“入室搶劫”的誤解。因為趙月蘭過於驚慌,以致把自己的手鏈卡在門把手上都沒有察覺。

  想到這些後,曹正森連忙重新跑進屋,用佈擦掉門把上自己剛才留下的指紋,然後將手鏈放進口袋,鉆進小車,絕塵而去。

  曹正森走進傢門時,發現電視還開著,趙月蘭卻靠在沙發上睡著瞭。曹正森突然感動起來,不管他多晚回來,趙月蘭都會在沙發上等著他。曹正森再次堅定瞭自己的想法:忘記今晚發生的一切,忘掉胡燕燕這個女人,從今以後,把自己的愛全心全意地投入到這個傢裡。

  第二天下午,本地的晚報在社會版上,報道瞭一則新聞——強盜撬門闖入西郊海邊一名叫胡燕燕的單身女子的住處,該女子現在下落未明,警方現在正在全力追查中。

  傍晚,像往常一樣,趙月蘭在廚房準備晚餐,曹小倫在自己的臥室裡看書。這時,曹正森拿著那條手鏈,走進廚房,摟住趙月蘭的腰說:“月蘭,你看你不該這麼不小心的。”看著曹正森舉起的手鏈,趙月蘭露出驚訝的表情,叫道:“哦,我的手鏈!正森,你在哪裡找到的?我還以為我弄丟瞭呢。”曹正森微笑著說:“在床底。肯定是你昨晚睡覺的時候不小心弄下去的。”趙月蘭暗自舒瞭一口氣,如釋重負的樣子,高興地說道:“今天早上我就發現它不見瞭,可我不敢告訴你,現在找到瞭,太好瞭,以後我再也不會把它弄丟瞭。”

  日子一天天過去,事情朝著曹正森努力的方向發展:警察始終沒有找到殺害胡燕燕的兇手,趙月蘭也整日笑容滿面,隻是有時曹正森會感到有些奇怪,難道趙月蘭殺瞭胡燕燕之後,竟沒有感到一絲內疚和害怕嗎?

  一個星期後,意外的事發生瞭。這天是曹小倫高考完的日子。傍晚,曹正森和趙月蘭準備瞭一桌豐盛的晚餐,等待兒子凱旋歸來。晚餐剛一做完,電話鈴聲驟然響起。曹正森拿起聽筒一聽,頓時驚得目瞪口呆。趙月蘭疑惑地問發生瞭什麼事,曹正森喃喃地說:“兒子高考失敗,自殺瞭!”

  兩人忙趕到醫院,見到瞭臉色慘白的曹小倫。他手腕上纏著膠佈,虛弱地躺在床上,旁邊站著他的老師和同學。同學們告訴曹正森夫婦,今天下午在考場上,所有考生都在專心答題,突然“撲通”一聲巨響,所有人扭頭過去,看到曹小倫從桌上暈倒在地。考官連忙扶起曹小倫問怎麼瞭,曹小倫搖搖頭說自己沒事,接著他說要上衛生間,考官就扶著他去瞭,然後在外面等他,可等瞭好久都不見曹小倫出來,考官進去後,赫然看到曹小倫已經割腕瞭!

  醫生告訴曹正森夫婦,曹小倫可能是高考前壓力太大瞭才會這樣。趙月蘭抽泣地說:“孩子,你怎麼這麼傻啊,今年考不上,明年可以再考啊。”

  曹小倫什麼也沒有說,隻是呆呆地看著天花板。曹小倫出院後,一連幾天夜裡都被噩夢驚醒,發出恐怖的尖叫聲。被驚醒後的曹小倫總是大汗淋漓,臉色像紙一樣慘白。看到兒子還沒有從高考失敗的陰影中走出來,曹正森夫婦心急如焚。這天傍晚,在下班回來的路上,曹正森想這個周末應該帶兒子去看看心理醫生瞭,這時,手機響瞭起來。曹正森接來一聽,頓時就像遭到當頭一棒,因為這個電話竟然是胡燕燕打來的。胡燕燕沒有死!